EN

我和我的祖国 |【听】尚长荣:为弘扬戏曲艺术尽一份力

发布者: huaxiazi 发布时间: 2019-02-10 09:02:53

出身梨园世家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,5岁登台,10岁拜师学艺,从艺至今近70年。从小耳濡目染父辈的艺术精神,不断以此激励着自己求索奋进。
改革开放以来,尚长荣主演的新编历史剧《曹操与杨修》,成为新时期中国戏曲里程碑式的作品,也让尚长荣这个名字红遍大江南北。尚长荣说,自己的每一步成长都与祖国密不可分。

《曹操与杨修》剧照

《我和我的祖国》系列报道第六篇,请听上海电台记者臧明华发来的《为弘扬戏曲艺术尽一份力》。

“我念一首曹操很著名的诗,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。好!”

农历新年前夕,79岁高龄的尚长荣带着3D全景声京剧电影《曹操与杨修》来到了美国旧金山,参加“欢乐春节上海文化周”。期间,旧金山的影院放映了这部现代技术与中国国粹交融的艺术大戏,中外观众都对这部京剧电影表现出浓厚的兴趣。

尚长荣出席某活动现场照

“这部《曹操与杨修》的舞台剧是31年前首演于上海天蟾舞台,这30年来也不断的演,不断的修改和提高。有幸在2016年拍摄了3D全景声的电影, 这出戏的出台,这部电影的出台,我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……”

父亲是“四大名旦”之一的尚小云,尚长荣10岁拜师学习净行,转易多师,在舞台上摸爬滚打,逐渐形成了“架子”、“铜锤”两门抱的艺术风格。1988年,已是陕西京剧团名誉团长的尚长荣,并不满足于眼前的成就。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了湖南剧作家陈亚先的剧本《曹操与杨修》,一口气读完,热血沸腾。

尚长荣剧照

“当时我就觉得我们必须要拼,要闯,要出台几个的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剧目,光吃老本,光吃前辈留给我们的业绩,留给我们的这些剧目,我觉得我们是没有出息。”

在祖国改革开放、全民锐意进取的潮流感召下,尚长荣把目光投向了改革开放排头兵的上海,带着《曹操与杨修》的剧本,他敲开了上海京剧院的大门。

“我选择了上海,我总觉得上海是能够做事的地方,因为上海素有开拓创新的优良传统。这样我就夹着剧本,听着贝多芬的《命运》,坐着火车,夜过潼关,潜入上海滩,我就敲响了上海京剧院的门环,结果是一拍即合。”

1988年夏天,尚长荣借调在上海京剧院,开始创排《曹操与杨修》。当时他就住在上海京剧院的一间办公室里:

“哪儿有空调啊,只有一个电扇,一个蚊帐。蚊帐放下来要憋死,蚊帐卷上去要被蚊子咬死,只有开开窗户,打开蚊帐,拿一个风扇吹,点四盘蚊香。我就做了一首打油诗:热浪袭人,汗流满面,屋似烘箱,心烦意乱。为求索艺术,忍苦实干,功成之日,体重减半。只要我们有追求,有抱负,有目标,这点儿苦又算得了什么啊!”

1988年底,《曹操与杨修》首演于上海。

“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……”

这部新编历史剧获奖无数,包括1989年中国戏曲学会首次颁发的中国戏曲学会奖和1995年中国京剧艺术节的惟一大奖——程长庚金奖。尚长荣饰演的曹操获得了1988年全国京剧新剧目汇演“优秀表演奖”和第四届中国京剧节“荣誉表演奖”。他把奸雄曹操塑造得丰满、有血有肉,也因此有了“活曹操”之美誉。尚长荣评价自己是“不安分”的演员,不想止步于此。随着电影技术的不断提升,把舞台艺术与电影手段结合起来,呈现于大银幕之上,这让尚长荣有了新的探索:

“应该说我“不安分”,我总觉得古典并非不时尚。如果我们优秀的剧种跟不上时代,不能让同时代的青年人、广大观众能接受,只为一部分人服务,我说那就失掉传统艺术它特殊的魅力。所以我不“安分”,有3D,来,拍,其实现在证明,要有这种“不安分”的追求。”

 尚长荣师范京剧动作

 尚长荣的三部曲《曹操与杨修》、《贞观盛世》和《廉吏于成龙》以及经典剧目《霸王别姬》纷纷搬上了大银幕,并且这些京剧电影走出了国门,让更多的外国人欣赏到原汁原味的中国传统艺术。
尚长荣说,如果没有祖国的繁荣昌盛,传统艺术很难走出国门。年近八旬的尚长荣说,要继续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和传播尽自己的一份力。

 “以京剧为带代表的精湛优美的民族戏曲艺术,插上电影的翅膀,将誉满神州,腾飞五洲四洋。还是要多做播扬普及工作,这也是我们文化自信、民族自信的一个重要环节。”

图片综合自网络编辑:王宇迪责任编辑:邬佳力

 

 

你可能会喜欢